个人评价江苏卫视《最强大脑》中周玮的挑战


最强大脑是我从第一期就开始关注的节目,刚开始的时候,自己感觉确实很励志。

但是激动地时候要理智,不能被表象所迷惑。

刚开始的时候看到网上说第一期魔方那个节目,几年前德国就有做过,而且完全一模一样。

a93849f4e2b7ce

这次看到周玮的挑战,看到一个智障人士做成这样,很钦佩。但是事情总是有原因的。

便在网上搜索并看到了不少的信息。例如下面这篇知乎上的文章:

首先vcr里体现了他爱用计算器,因为本身一个“弱智”没有别的爱好,可能别的人是钢琴天赋,声乐天赋,对他来说应该更有数字天赋,按计算器记和算数字的天赋。
我看前两道题,想到如果纯靠记忆也能完成。不要小看死记硬背,有时候潜移默化的背诵也是很厉害的,这就是熟能生巧吧,其他许多该节目里的也都是比较高超的记忆能力,其实这些我们也都见多了,也不觉得太过惊讶。比如我小的时候就爱抱着一本地图册看,也没刻意的背,然后我会记得世界所有国家和首都和大城市,国内县一级行政单位甚至某些乡镇。所以如果你没有别的想法,专心干一件事情,也会有所收获,雨人这种人就是专注于数字了,以至于别的方面都不如常人,这就是上帝给他开的那扇极小的窗吧。
第一道,个位数乘十几次方一共也没多少数,普通人背书背一阵应该可以。
第二题,十六位开14次方,他保留了三位有效数字,有点厉害,可是你算一算会发现他只需要记住139乘10^14甚至14乘10^15的开方就好了,因为对于14次方这种开大次方的时候,如果只需保留两三位有效数字就可以,除了前几位后面的很多位对结果影响甚小。保留三位也稍微有点少了,并且他没有做到四舍五入的保留最后一位小数。
第三题是出乎我个人意料的,首先需要假设他的1400真的是保留了四位有效数字,而不是两位或三位(因为00我们也不好确认到底是几位,如过答案是1401那就确定了)。我们都知道2^7是128,用1400除开,那个根号就约为10.9375.我自己用计算器按了下,他至少要算到10.94或者10.93X(X》4),开根号还能算出四五位的有效数字就超出的都理解范围了,至少我感觉应该不是靠纯记忆或背过的。

当然,对于这样一个节目和人,我是持相信态度的。这些记忆和训练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已经很不简单了。下面看另一篇文章:

不少人应该看到了我对《最强大脑》前两期基本上持不认同的态度,但这次我却要说,周玮可能确实是一个天才,并且是一个“数学天才”,而不仅仅是“算术天才”。下面我给出具体的解释。本答案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分析一般情况下,对高难度心算的解释,第二部分,具体分析周玮的表现。

首先我们来看一般情况下,对高难度心算的解释:
1. “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能力。所谓工作记忆,通俗得讲就是你在思考的时候脑子里能同时装且“运算”多少东西,如果和计算机类比的话,人的工作记忆同时涵盖了cpu和内存的角色。目前很多心理学家认为人的工作记忆能力是一个人通用智能的核心。工作记忆存在个体差异,并且很难通过训练提高,但是这个个体差异的程度是有限的。打个比方说,你的短跑百米成绩是12.5秒,代表人类极限的博尔特的百米成绩是10秒,那么博尔特也不过是比你快了25%而已。而放在心算能力上,假定普通人的较好水平是30秒内算出两位数乘两位数乘法,而一个心算奇人却可以算五位数乘五位数乘法,那么后者比前者可能快了几十倍,试想人的天赋差距真有可能这么大吗?肯定还有其他的因素在其中,比如速算方法。

2. 速算方法。即便人类历史上那些公认的天才,也会使用速算方法来实现神乎其神的心算效果,而不是埋头死算。刚才提到的五位数乘法,就是冯·诺伊曼的绝活,他可以脱口而出五位数乘法的结果,但是,他的计算过程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使用的那种“最笨”的算法,而是非常巧妙地应用了某些计算策略。与普通人相比,除了工作记忆较强之外,冯·诺伊曼的脑子里还记忆了无数个数学公式,他可以灵活调用这些公式,甚至即兴地想出速算方法。这种即兴创造的能力在耳熟能详的传记《别闹了,费曼先生》一书中有淋漓尽致地体现,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工作间隙,费曼和几位数学家坐在一起,然后他轻松地应对了数学家提出的心算挑战,比如立马算出e的3.3次方是27.11,e的1.4次方是4.05,这让在场的数学家目瞪口呆,但费曼在书里解释说他能算出来是因为他恰巧记住了一些典型数字然后做了巧妙的换算后得到的;后来一段时间费曼很得意,他在很多人面前宣布说:“凡是大家能用10秒中说完的题目,他一定能在60秒内给出答案,误差在10%以内!”然后他真的做到了,对于不同类型的算术题,他可以运用自己的数学知识,即兴地构想出速算方法。当然他的计算并非完全精确,通常得到的是一个近似的估算值,这一点,和周玮在节目中的表现是相似的。

3. 直觉。长期和数字打交道的人,可能对数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比如当他看到一个题目时,他可以仅凭借直觉而不是计算就猜测出答案的一个大致范围,虽然很不精确,但可以减少他后面计算的时间,提高其心算的速度。很多数学家都有很好的数学直觉,比如数学大师埃尔德什对素数的嗅觉就非常高。并且,虽然从思维角度来看,数学家主要依赖于其强大的抽象思维能力,但很多时候直觉的指引可以将其引到重要发现或证明的正确航道上。那么直觉怎么来的呢?我觉得直觉源自大脑在潜意识层面的计算活动,这个计算过程人自身意识不到,却可能为意识层面的计算提供解释。并且通常情况下,这种直觉能力和长期在某个领域内浸淫所得到的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是分不开的。

4. 长时记忆。前段时间流传的德国版最强大脑的“幂次方哥”据说是通过记忆术背答案背出来的,因为他的题目中位数有限定,所以答案可能的数量也是限定的,当然这个只是怀疑,不可考。如果一个人仅靠长时记忆来表演心算,那么很容易被戳穿,因为考官只要改变题型或者计算范围就可以让他立马歇菜。但是,一个心算高手在心算过程中一定会用到长时记忆,比如我上面提到的费曼的例子,只不过长时记忆只是作为一个组件融合在他所有的策略里面的。

总结一下上半部分,一个心算高手可能源于以上四种原因而实现奇迹般的心算效果,其中,速算方法的使用几乎是必须的,而工作记忆的天赋可以让他算得更快,并且还有可能,一个人可以同时综合应用了上面四个因素。

再看节目中周玮的表现,为了更好地了解周玮,我还特地看了几年前《走近科学》节目对他的采访(走近科学-智障少年的速算天分)。综合来看,可以得出以下几个判断:

1. 周玮一定使用了某种速算方法
在早年的采访中,周玮就讲到他会使用一些技巧来做乘法,并且还展示了周玮的笔记本,上面有他自己钻研出的速算公式(并且在《走近科学》的画面上还展示过他计算高次根号运算的笔记,说明他已经早就开始研究这类计算的速算方法)。
4c73d447107cf1e52826840e56c241f6_m(这张图告诉我们,至少周玮四年前就已经进行高次开根号的心算训练了,并且涉及数值更大,有些知友认为节目中的数字是精心设计的或者靠记住特殊的对数值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2. 周玮的速算方法不是别人教出来的
节目中,交大教授的出现使这个过程令人信服。因为据教授自己的介绍,他自己就是做这类计算方法研究的,对于他出的题型,他肯定知晓某种流行的速算方法,但是作为对照组的他,即便使用了这些速算方法,却完全算不过周玮。这说明,周玮使用了连这位数学教授都不知道的速算方法,如果这个方法是有人教的话,那么是谁教的呢,难道是费曼?

3. 即便使用了某种速算方法,周玮的工作记忆能力应该也是出类拔萃的,并且也可能使用了直觉的力量。

那么行文至此,是否可以说,使用了速算方法而不是“硬算”出来的周玮也不过如此,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天才呢?恰恰相反,这正好说明周玮可能就是一位数学天才。

因为,如果我们只看计算能力这个外在的表现,周玮充其量不过是一位“算术天才”,但是算术天才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纯粹的算术,电脑完全可以代替人脑来算,并且一定算得更快;而如果我们深究,周玮何以能够自创一套甚至多套速算的方法,把繁杂的计算简化下来,让专研此道的教授都自叹弗如,这才是真正了不得的天才!

所以周玮的天才,不是表现在他的计算能力,而是他的无师自通、独自一人进行数学探索的能力,是他自行创造数学语言、重新表征数学题目的抽象思维能力。

这让我想到了人类历史上另一位罕世天才——印度人拉马努金。

1903年,16岁的拉马努金意外地得到了一本《纯粹数学与应用数学结果汇编》,这本书是个大杂烩,涵盖了之前主要的数学研究成果,共5000多个定理,但大多数定理并没有给出证明。拉马努金就钻研起了这本书,完全通过自己的思考,包括创造自己的符号系统,一个个地去证明那些定理,直到他的才华被大数学家哈代所发现。

如果说这本《纯粹数学⋯⋯》的大部头激发了拉马努金独自证明史上数学定理的逆天之旅,那么对周玮来说,激发他速算方法探索之旅的就是那个比他算得更快得计算器。试想一下,如果周玮所拥有的不仅仅是计算器,而是《纯粹数学⋯⋯》这样的书,或者其他能让他看到更大世界、磨砺更广阔思考的书,他会变成什么样呢?

当然,周玮很可能无法达到拉马努金那种天才的程度,但是他在数学上展示的天赋还是值得期待的。也许几年以后,他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话说,这种坚持本身就令人钦佩。即使他不是天才,这种毅力也会让人钦佩不已。我不认为周玮这样频繁的被家人推上节目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在这些娱乐节目的外表下,大家消费的都是“他是雨人”这种概念,然而他实际上并不是先天的智力障碍,跟别提是“自闭症”患者了。我觉得周玮应该获得专业的心理辅导和全面的教育,从而获得全面的成长和心智上的成熟完善,而不是被当成一个“傻子数学奇才”而不停的出现在各个娱乐节目和新闻上供大家消费。他母亲和姐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这样做,对周玮没有好处。

文章最后引用华罗庚华老1982年1月发表在《环球》发表的科普文章《天才与锻炼————从沙昆塔拉快速计算所想到的轰动听闻的消息》上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束:

我不否认沙昆塔拉这样的计算才能.对我来说,不要说运算了,就是记忆一个六、七位数都记不住.但我总觉得多讲科学化比多讲神秘化好些,科学化的东西学得会,神秘化的东西学不会,故意神秘化就更不好了.有时传播神秘化的东西比传播科学更容易些.在科学落后的地方,一些简单的问题就能迷惑人.在科学进步的地方,一些较复杂的问题也能迷惑人.看看沙昆塔拉能在一个科学发达的国家引起轰动,就知道我们该多么警惕了,该多么珍视在实践中考验过的科学成果了,该多么慎重地对待一些未到实践中去过而夸夸其谈的科学能人了.

 

声明:疯人峰语|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个人评价江苏卫视《最强大脑》中周玮的挑战


做你想做的,不必管别人